SylvAr

音乐剧/宝钻/HP/强爱珍

仍然没有情节的老套文字游戏,不要脸打tag()

Effervescence 液体中的气泡
“来一杯purple rain”
蹙着眉看了眼对面不请自来的客人,朝服务生挥挥手:
“苏打”

Hiraeth 怀旧之情
“Tybalt,哎Tybalt,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穿着那老掉牙的红衣裳呐”
明知对方即使久别也不会好好打招呼,还是惊讶于话里明显减弱的嘲讽意味。再次抬头看了眼来人,长发不再,曾经闪亮亮的眉钉也只留下了两个小凹槽,衣着超出年龄的成熟,却总也遮不住年少时候留下的柔软。
柔软?为什么会想到这个词呢?Tybalt这次是被自己惊讶了,盯着来人仍然没有出声。

Ephemeral 白驹过隙
女孩天生的黑发卷得恰到好处,带着些妩媚又带着些俏皮,偶尔扎起马尾配上眼睛又是别有趣味。天知道她为什么乐衷于变着调唱出自己的名字再咯咯笑着跑开。红衣服的男孩最终也没能追上她问清楚。
十多岁的Tybalt误以为他们间的仇恨是与生俱来的,原来并不是。

Incandescence 白炽
再一次有机会发问已经是在Tybalt的床上了。白日里足够激烈的一架让他暂时忘却了罗密欧和朱丽叶的麻烦,没想到夜间又被小疯子接近窗口的笑声吵的心烦意乱。终于忍无可忍扯着对方的长发拉了进来,顺手阖上窗就把伤还没好的Mercutio压在身下。这次对方罕见的一言不发,半真半假摆出的身姿却还是照样的勾人。这次他们罕见地同时达到了高潮,Tybalt脑中闪过一片空白,_想起还要质问对方时身边的人已经睡着了。

Limerence 迷恋
Mercutio觉得自己无可救药地爱上了Tybalt,直到有一天下定决心迷恋自己

Somnambulist 梦游之人
那天他梦到了麦布女王,也见到了狄奥尼索斯梅林甚至带着花环的罗密欧,这太荒谬了,他想
梦中他隐隐约约瞥见神父的出逃,维罗纳的大火,还有藏在栀子花中的Tybalt和朱丽叶的故事
醒来时他在埃斯卡勒斯家的花园里,这夜繁星满天

Sonorous 恢宏之声
所有的故事都是这样开场,他最后一次出现在卡普莱家中,把Tybalt也拉上了阳台。他们一起看着月亮被最后一片黑影淹没。
和第一夜一样沉默。

Mellifuous 银铃般悦耳
他永远记得Mercutio再次归来那天的马蹄声

Aurora 拂晓
离开和归来在同一个时辰,不知是对方有意的安排还是疯狂再一次的玩笑,拂晓的薄雾朦朦胧胧,他藏在雾里的阳台上静静看着。
缠绕着阳台的凌霄花带着昨夜没来得及散去的露水,还有那人的气息。

Phosphenes 幻觉中的斑驳迷离
你有什么理由期待一场认真的告别

Epoch 纪元
维罗纳封闭在情感的漩涡里太久了,几乎和外界差了一整个纪元,因此Mercutio回来时完完全全是另一副模样了
可Tybalt并不意外

Epiphany 灵光一现
“想大家了,不过真没想到第一个见的是你”
Mercutio突然凑近他在嘴角啄了一下

Defenestration 抛出窗外
除了点饮料至今还没有说过话的Tybalt决定放弃理智

Petrichor 下雨时泥土的味道
哦是放弃矜持?冷漠?随您说什么吧,这可是我的猫王子,蠢透了的忠诚和刻骨的爱都不那么重要啦
来场雨吧,像那天一样,雾里的猫王子那么美

Luminescence 华灯初上 火树银花
好像又回到了最初的时候,Mercutio欢快地喊着猫王子,佯装要激怒他的样子。
Tybalt半推半就爬上了埃斯卡勒斯家庭院中央的树。
喔哪还有什么埃斯卡勒斯,这是一片荒废的园子啦,唯一遗憾的大约是我们的猫王子年纪不小了。失去了以前的矫健身手,他颇费了些周折才同树上的小疯子坐在一起
小疯子一如既往地嘲笑他。夜色阻隔着,Tybalt看不清对方的神色,便直接给了他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月光之下并无新鲜事。

John被Gerard带去见剧组其他成员的时候所有人都认出了他。这个两年前就在star academy上令人印象深刻的少年的出现无疑是一个小小的惊喜,Joël 甚至欢呼出了声,弄得少年羞涩地低下了头,脸上已然泛起了红晕。John保持着颌首的姿势抬眼环顾四周,迅速认出Damien的时候心中窃喜了一下,接着就注意到了Tom,初版的Tybalt。Tom把剧中散着的中长发挽成了一个小小的发髻,一侧的耳环流淌着温润的光让他看得出神了。
“这位是John Eyzen,我们这次的Mercutio...”尽管如此,Gerard还是给了他一个相当负责的介绍。第二次的欢呼让John回过神来,想起自己当初试镜的是Tom的角色突然让他觉得有些好笑,“这会是他的Tybalt”,John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初到巴黎的John还没有找到住处就被拉去与剧组会和了,而当Gerard宣布John暂且和Tom住在一起并询问他的意见的时候,没有人觉得意外。虽然理论上为了剧中效果,现实里rmb的演员也要与Tybalt离得远些,但Tom作为剧组的老成员,又是最温暖体贴的一个,也算是情理之中地担下了这个责任。
John也安安静静地答应了。说实话,他几年前刷现场刷官摄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Mercutio和Tybalt这一对还有多少表现的余地,而Tom无疑是他所能期望的最好的Tybalt,John甚至在对上他视线的第一眼就明白了这次应该怎样对戏,哦,他们的配合将会多么无与伦比!光是想一想就让他兴奋起来了,因此尽管回家的一路上他刻意落下了几步跟在Tom后面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话,进了门就几乎迫不及待地和他讨论起来了,几乎称得上是主动。

早在Tom的眼睛之前,他的耳环就暴露了他的温柔,John看出舞台上的Tybalt身后那一片绒毛的意义,Tom在那里把真实的性格藏得够深,却也流露地恰到好处。更多的温柔和暴躁,Tybalt需要这个,John想,他的Mercutio也需要这个。当讨论走得更远的时候,John甚至好笑地开始想Tom家会不会真的有只猫王子,傲娇极了的那种。
哈!它真的出现了,仿佛知道John在思考什么一样飞快地跳到沙发上两人中间对着他呲牙。John并不很害怕,反而好奇地观察起来——是只金黄色的猫咪,看着才几个月大,海蓝色的大眼睛并没有什么威慑力,而柔软干净的皮毛和浅红的耳朵昭示着它被照料的很好。猫咪在主人轻轻抚上John的手安抚的时候突然卸了气,John这时才注意到它两只前脚还在努力夹紧一张卡片。
是教小孩子识字的字母卡片,John略有些惊讶地意识到了这个事实,却看着Tom揉揉它的背,不慌不忙地把余下的卡片也拿来。看来是玩具,也不知道它能不能看出这些卡片的区别,总之小猫从John手上夺回了那张写着N的卡片又欢快地跑走了。
谁会教猫咪识字呢,John又觉得好笑了,可是对面的神情愈发柔和地像要化成一滩水了。Tom突然想起了什么,从卡片中挑出了RETJ四个字母摆在茶几中央,拍了拍John,“该去睡觉了”。

第二天的排练理所当然地顺利,所有人都被Tom和John之间的张力惊讶到了。休息的时候Stephane用力拥抱了他们,Joël 一如既往大声喝彩,而Damien甚至走上前来揶揄两人。Tom笑着看着John又缩进了他的衣领里,只是抬手轻轻摸了摸他的头。
日子一天天这么过着,巡演的时候John早已和每个人都熟悉起来了,他会在谢幕维罗纳时从最左侧挪到最右侧拥抱每一个演员,或者在世界之王的时候欢快地跑过去与一排人击掌。还没从角色里出来的他有时即使是舞台下的互动也热衷于拉着Tom打闹,却又永远保持着第一天的作息习惯,总是早早回了家,安安静静等着安抚好粉丝的Tom回来。

那天Tom到家的时候并没有在沙发上看到熟悉的身影,轻声呼唤了两次没有应答之后在茶几上发现了一如既往为他准备好的温水,还有打乱了顺序的字母卡片TR🐾 JE。Tom伸出手碰了碰正中间的猫爪印,轻轻念着“Jonathan”,像是叹气一般。



下面是沙雕向:
时间回到第一天晚上,刚进家门的时候
John:where’s the kitchen?
Tom:(turn to the cat)...

Stephane: where’s John
Tom:(turn to the kitchen)

车向:老套的生日梗,je在房里,拉灯

刀向:设定是tr有妻子孩子了,但是因为排练的缘故没有住在一起,字母卡片确实是给小孩子玩的,后来John发现了,就留下这些离开了

幻影(3~4)

剧情真的挺辣鸡的啦…不打tag了
明天街垒日了还是发叭


天完全黑了,农舍的灯不知何时也全灭了,夜色中只剩了星光,给马车笼上一层朦胧的伤感的气息。
自由,他们找寻的并且一定会找到的,不是自由么,你看到远方,未来在一片严冬气象之后闪烁着绿意,那时他们会与最早的带着绿丝带的革命者相聚,看剩下的人们重整家园,废除君主制,建立新的共和国。或许当他们期望着争取着这些时,自由已经在他们身边了。
所以诺兰轻轻握住法比安的手,两人一起笑了。
“到了,先生们。”这时马车夫唤到。他们抬头,正是巴黎,好像一切都没有变,泥泞的街道,河一岸破旧的房屋和另一岸富丽堂皇的建筑,夜色下隐藏的苦难和罪恶的气息仍在游荡,甚至上一个街垒的残骸还没有被清理干净,任其在雨中发霉腐烂而无人打理,只是,隐隐中又好像有什么在早被冲淡了的血痕中伺机而动。
他们早已熟悉这条路,穿过几个黑暗的小巷,有一间小屋的灯火彻夜长明。门口隐隐约约徘徊着一个人影,姣好的身材,着一条浅绿色短裙,红白蓝三色的腰带随风飘荡,一边伸出头期盼着什么,一边又尽量侧身好听清里面的谈论。
他们走近了,那人的身影也就清晰起来,法比安早已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方一确认对方的身份便冲了过去。
“艾德娜!”他早已控制不住自己激动的声音。
“小点声”那人影边答应边比划着,压低了声音说:
“密探回来了,明天军中举行庆典,预备正午时放礼花游行,我们就在那时发动群众筑起街垒。”
门口两人终于相拥,法比安隐约看到诺兰站在一边默默看着,眼中倒映出屋内摇曳的虚浮的灯火,月亮被黑云遮住了,风声也愈发地紧,在寥寥星光点缀的夜色中更添了几分凄切。
打雷了。




革命无论成败,未来世界的幻影都不会消失,或者成为现实,或者在一次次血流成河再一次次重新奋起中变得更加坚定。可是其他的情形下,一旦失去,原来的幻影可还能够存在吗?
当法比安与艾德娜相拥,他们看到的是下一刻的一切未知,革命的幻影在未知之后清晰地展现着,他们的未来却在黑暗中无从预见。
马吕斯选择为了革命“更宏大的目标”暂时抛却儿女情长,艾潘妮悲剧的爱情进入革命的绝望并从中最终解脱,珂赛特置身事外只思念着恋人却最终获得圆满。
革命是更宏大的目标,好像人们理所当然使用了比较级,可是和谁比呢?
艾潘妮带来悲剧性的震撼,几乎成了无可比拟的宏大的气象,可是革命于她又是什么?她在革命中死去,她同样可以通过别的方式死去,同样死在马吕斯怀中,其他革命者对她的纪念又有什么意义?

试着做了两张提包和毛球et假装是个tycutio……其实想试一下合一张的暂时先不了x

幻影(1~2)

#突然翻到暑假写的东西的一个搬运,已完结

#只是一个练笔,原创人物,没什么剧情,法革史还没读完,借了些大悲的故事,因为后来不想写了结尾略随意

#当时还沉浸在昆德拉忘了哪本小说里没恢复过来,日常沉迷纪德,画风预警

#对打扰到任何点进来的读者表示抱歉

#重申没有剧情只是情感堆积的产物,如果可以请继续



“我自己是我全部经验的一部分;

而全部经验,也只是一座拱门,

尚未经历的世界在门外闪光”

——丁尼生

诺兰在剑河河畔站了许久了,湖面上倒映着晚霞的余晖。远处驶来几只小船,几个新生还在船上笑闹着,大声讨论着卢梭、伏尔泰、拉法耶特,渐渐远去了。

真是和当初的自己一样,研习着陈旧的信条,高谈着未来的宏图,三年无忧无虑的学习,或者三年远观故国变乱的焦灼,转眼就毕业了。诺兰早打算好一毕业就回到思念已久的法国,加入那些志同道合的兄弟中去,投入到战火与硝烟中去,随他们一起筑起街垒,新的世界仿佛就在他眼前闪光。

“是时候了,回去吧。”默默站在他旁边等候已久的朋友轻声说,打断了诺兰对这里的最后一点留恋。他转过身,马车也已经准备好了,马儿不耐烦的用蹄子在地上踢打,显然也急于回到它们远离了三年的土地上。

天渐渐黑下来了,马车颠簸在偏远的乡野间,四处空无一人,只是偶尔见些亮着灯的小屋。树丛一片阴森,在风中的瑟瑟声响更显可怕。仅仅离开了学校,却好像回到了几百年前的古代,好像这么久什么都没有变,还在那漫长的中世纪,农民艰苦耕耘却受尽压迫,教权皇权的斗争风起云涌,领地的争夺永不止息,边境一退再退,荒原上人们却一无所知,只默默承受着对历史来说再轻微不过却真正沉痛的压迫和苦难。

“法比安”,诺兰低声唤到,“可有兄弟会的消息了?”

“艾德娜昨天才寄信来,演说很成功,已经说动超过一半市民,武器弹药也准备就绪,试探军情的人还没有回来,等他回来就可以找时机起义了”法比安答到,语气中却略带忧愁。

 

 

 

又是6月5日,去年的革命者是这么勇敢,可是当他们付出了自己的生命,这个世界又有什么改变?巴黎的市民还在沉睡,偶尔的参与不过是他们的游戏,河对岸富人们嘲笑着这岸的一切,仍旧挥霍无度,受压迫的人遭受着更深重的苦难…革命者是否知道他们要面对什么?

他们以为他们知道呢,为着一个幻梦般的理想,甘愿献出自己的生命,用血液洗清罪恶的大地,正如古早的信徒,跟着一个先知,不知疲倦地前进。

可是谁看到先知的迷惘?爱尔·阿虔!以你为支撑,或者格朗泰尔信仰的安灼拉,你们看到的是什么?纪德的尝试“白天对他们所领导的人群瞒着他们灵魂的不安,唉,以及迷惘,还装出他们过去的热情以掩饰它的消失——而咽泣于夜间,当他们重新处于孤绝的境地——面前只隐约的照着无数的星斗,也许还照着太辽远的观念——自己却不再信这个观念了。”


也许并没有因为你们变得更好,但也真实地没有无止境的堕落下去
知道也欣赏庸常俗世的一切的温存和美好,和它可能带来的灾难和压力,但对自己的命运始终是放开的,听不到启示仍然努力去抗争努力寻找窄门
以及任自己的情感让自己哀伤到无可收拾也并不在意,曾经有过而不知道这次会是多久,甚至连因为什么都不太确定了,如果它通向死亡那也没什么关系
不过是不同的情绪,快乐和哀伤从无优劣好坏之分的,体验过其中任何一个,都不会想要拒绝其他
至少感受到自己汹涌的情感和爱,并且甘之如饴

「伪全员」薛定谔的飞行

大米的小视频引发的小脑洞
感谢为爱蹦迪字幕组
崩坏有,ooc有
写的时候想到的音乐剧全员
大概涉及罗朱/大悲//法扎/一点点1789/一点点法亚瑟/一点点一粒沙
如此
哦对了,题目乱写的,不科学别在意_(:з)∠)_
那么,开始

*☆*☞*゚゚゚゚*☜*☆*☞*゚゚゚゚*☜*☆*☞*゚゚゚゚*☜*☆*☞*゚゚゚゚*

六月的维罗纳,罗密欧失踪了
据说他留下了一张纸条给朱丽叶说要去学英语。

罗密欧找到了他藏着小树林里的飞行老师梅林,说明了自己的想法,并请了一个月飞行课+搬砖的假。

罗密欧迷路了,在天色彻底暗下来之前降落在了一堆疑似废墟的建筑上。巴黎,他不知道。

安灼拉还在唱着红黑嫌弃马吕斯,格朗泰尔插了嘴。不合时宜,安灼拉想,于是佯装愤怒地警告了他,同时街垒外传来一声巨响。
「打脸」格朗泰尔窃喜。

罗密欧收起翅膀进了街垒,试探着用英语介绍了自己,“then who are you?”

他们面面相觑,终于,其中唯一听得懂英语的冉阿让站了出来
“24601!!”

“哦这个老爷爷不去唱歌剧真是可惜呢”,正好路过的莫扎特暗想。
他不知道要不要冲进街垒见他们一面,顺便讨点酒喝。

于是莫扎特哼着即兴的小曲充满期待的走了进去,顺手夺了格朗泰尔的酒瓶,大喊纵情生活。
安灼拉选择先旁观一会「有点像传说中的莫扎特?」并跑去安慰了格朗泰尔。

莫扎特和沙威一见如故,当即帮他写了首歌供他和冉阿让深情对唱
歌太美了,所有人都沉浸其中,忘了他们本该准备革命的。

罗伯斯庇尔在天上无奈地看着这一切,并选择了抱起德穆兰亲亲。

歌声渐弱,所有人鼓掌叫好并开始了狂欢,除了格朗泰尔。
街垒变成了迷你酒馆,只有老板格朗泰尔没有酒喝。

莫扎特和罗密欧在这里住了一晚,第二天因为作为外国小哥哥的非凡相貌引起了男士们的公愤,被赶了出去。
莫扎特慷慨地给这些先生们留下了数不完的绿帽子便对罗密欧说,我们去维也纳吧。

罗密欧答应了,偷偷展示了他的飞行技术,然后带着莫扎特一起飞到了维也纳。

罗森博格看到天上两个黑影大声惊呼,隔壁萨列里挑了挑眉。

视力超好的莫扎特被他的大师吓得拽着罗密欧掉了下来。

萨列里把斯蒂芬妮和达蓬特踢出去欢迎他们,自己不急不缓地理了理领花,慢慢踱了出去。

“沃尔夫冈,你终于知道要回来啦”萨列里冷冷地说,眼力却藏不住笑意。

莫扎特一愣,赶紧跑去挂在大师身上撒娇讨巧,还掏出了一点街垒偷来的甜点含在嘴里亲了下去。

他们在宫廷大门口腻歪了半小时不止,达蓬特,斯蒂芬妮,罗森博格一致觉得又被闪瞎了狗眼
罗密欧寻思着该早点回去见他的朱丽叶。

“安东尼奥·萨列里”终于想起旁边还有人的萨列里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对罗密欧伸出了手。

于是罗密欧和两个音乐家成了好朋友,顺利地住在了维也纳,还因为和朱丽叶感天动地的爱情获得了科洛雷多主教的赞扬。

主教给维罗纳的亲王写了封信说明情况,亲王表示不胜荣幸,两人越聊越投机,后来也成了几乎无话不说的基友。

朱丽叶听传言说罗密欧喜欢上了莫扎特,于是悲伤地地服毒自杀了。

罗密欧在维也纳的一个月虽然非常开心,但他还是时时刻刻想念着朱丽叶(在两位音乐家持续的狗粮暴击下),他决定回家了。

看到朱丽叶的尸体,罗密欧悔恨不已,终于也自杀了。

梅林完成任务,欢喜地跟着亚瑟王跑了

于是故事的一个月后,罗密欧在天国和ABC的朋友们团聚了,他搂着朱丽叶,安灼拉牵着格朗泰尔,一起拜访了萝卜丝和德穆兰前辈,期间被莫扎特的恶作剧打断无数次。

他们一起在天上看着萨列里度过余生,等着他来团聚。

死神因为拆散了他们自责不已。

莫扎特还是生气了,tod再也没有那么好的音乐听了,只好把目标改成了伊丽莎白,匆匆跑到人间开启了下一段故事,或称,孽缘。

全剧终

【歌单】以古典音乐诠释精灵宝钻

码住

Orelindё:

emmm我是怎么摸到这个文的……


金格.:



 感谢笔者整理!


Luke White:








这次搞事情之前没有发预告,打算给大家一个迟来的六一惊喜,希望大家喜欢。成品歌单发布在网易云音乐,设计歌单使用的是Apple Music。


歌单地址:http://music.163.com/playlist/747590622/497315829?userid=497315829


歌单简介:《精灵宝钻》一书有一种独特的打开方式——古典乐。本歌单遴选出六十首契合宝钻情节的古典音乐,力求用音符刻画出一个精彩纷呈的中洲世界。


使用苹果的同学推荐戳这里访问笔者的苹果歌单。注意苹果歌单中比网易歌单多出“露西安之死”一曲,而且“阿尔达之春”的选曲也不同。


有些曲目开场音量很低,此时请尽情调大音量(有的时候要调到最高才能听见)


第一部分:埃努的大乐章


1. 创造埃努——魏格纳《莱茵黄金》第一幕:序曲


2. 米尔寇作乱——斯特拉文斯基《春之祭》第一幕:掠夺竞赛


3. 伊露维塔的愤怒——魏格纳《女武神》第一幕:序曲


4. 米尔寇变本加厉——斯特拉文斯基《春之祭》第一幕:部落斗争


5. 伊露维塔的第三主题——施特劳斯《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欢乐与激情


6. “一亚!”——施特劳斯《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日出


第二部分:初创中洲


7. 托卡斯战胜米尔寇——拉赫玛尼诺夫《第二交响曲》第二乐章


8. 阿尔达之春——莫扎特《单簧管协奏曲》(K. 622)第二乐章


9. 和平遭到伤毁——德彪西《前奏曲》卷一:Voiles


10. 众维拉创造维林诺——巴赫《圣母颂》


11. 奥力创造矮人——普罗科菲耶夫《罗密欧与茱丽叶》第一幕第十三场:骑士之舞


12. 瓦尔妲装点星空——舒曼《诗人之恋》之十二:在明媚的夏日清晨


13. 精灵苏醒——德沃夏克《第九交响曲》“自新大陆”第二乐章


14. 维拉再战米尔寇与精灵的西迁——德沃夏克《第九交响曲》“自新大陆”第四乐章


15. 辛葛和美丽安——鲍罗丁《波罗维茨舞曲》序曲


16. 首生儿女在维林诺——莫扎特《渴望春天》


第三部分:诺多族的出奔


17. 米尔寇的获释——斯特拉文斯基《春之祭》第一幕:序曲


18. 米尔寇的谎言——斯特拉文斯基《火鸟》:火鸟之舞


19. 费艾诺的演说——莫扎特《魔笛》第二幕:“复仇的火焰”咏叹调


20. 亲族残杀——魏格纳《女武神》第三幕:女武神的骑行


21. 芬国昐越过冰峡——科萨科夫《舍赫拉查达》:卡兰达王子的故事


22. 日与月——霍尔斯特《行星组曲》之四:“木星—快乐之神”


23. 星下之战——施特劳斯《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Of those in Backwaters


24. 芬巩营救迈兹洛斯——勃拉姆斯《匈牙利舞曲》第十四号


25. 重聚的盛宴——泰勒曼《双簧管、弦乐和低音连续的E小调协奏曲》第二乐章


第四部分:警戒和平的年代


26. 荣耀之战——格林卡《鲁斯兰和露德米拉》序曲


27. 合围安格班——普塞尔《D大调小号奏鸣曲》第三乐章


28. 刚多林和纳国斯隆德的建立——维瓦尔第《四季》夏:第一乐章


29. 迈格林——霍尔斯特《行星组曲》之六:“天王星—魔法之神”


30. 伊甸人来到西方——柴可夫斯基《胡桃夹子》第二幕第十三场:花之圆舞曲


第五部分:三大传奇


31. 骤火之战和芬国昐的陨落——霍尔斯特《行星组曲》之一:“火星—战争之神”


32. 胡林和胡奥在刚多林——柴可夫斯基《弦乐四重奏第一号》第二乐章:“如歌的行板”


33. 东来者——穆索尔斯基《图画展览会》:牛车


34. 贝伦逃出浮阴森林——穆索尔斯基《图画展览会》:穷富犹太人


35. 贝伦与露西安相遇——维瓦尔第《四季》冬:第二乐章


36. 贝伦与辛葛王的对峙——维瓦尔第《四季》冬:第一乐章


37. 纳国斯隆德的危机——施特劳斯《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康复


38. 费拉贡德与索伦的较量——贝多芬《第二十一号钢琴奏鸣曲》“瓦尔德施泰因”第三乐章


39. 露西安逃往纳国斯隆德——勃拉姆斯《匈牙利舞曲》第四号


40. 贝伦与露西安回到多瑞亚斯——莫扎特《第四十号交响曲》第一乐章


41. 贝伦与露西安闯入安格班——穆索尔斯基《图画展览会》:侏儒


42. 逃离安格班——穆索尔斯基《图画展览会》:女巫的小屋


43. 辛葛的悔悟——穆索尔斯基《图画展览会》:基辅的大门


(43.5) 露西安之死——C.P.E. Bach: Trio Sonata in G Major, Wq. 150: II. Adagio  网易乐库查无此曲


44. 备战魔苟斯——斯特拉文斯基《火鸟》:卡什彻宫殿的崩塌


45. 泪雨——普塞尔《D大调小号奏鸣曲》第二乐章 (该乐章没有小号)


46. 哀悼之年——阿纳尔德斯《厄拉的华尔兹》


47. 图林抵达阿蒙如兹——斯特拉文斯基《春之祭》第一幕:智者之言


48. 图林错杀贝烈格——穆索尔斯基《图画展览会》:用古老的语言和亡者交谈


49. 纳国斯隆德的陷落和图林之死——奥尔夫《布兰诗歌》之一:“哦!命运!”


50. 胡林被释——维瓦尔第《四季》夏:第二乐章


51. 多瑞亚斯的覆灭——维瓦尔第《四季》夏:第三乐章


52. 春日刚多林——斯特拉文斯基《春之祭》第一幕:春之舞


53. 夏日之门——巴赫《马太受难曲》第一部分第一曲“来吧,儿女们,唱响我的挽歌”


第六部分:贝烈瑞安德的末日


54. 埃雅仁迪尔的远航——贝多芬《第五交响曲》“命运”第一乐章


(54.5) 怒火之战——魏格纳《女武神》第一幕:序曲(和歌单第3首相同)


55. 海边的玛格洛尔——福瑞《西西里舞曲》(笔者最满意的版本在网易下架了,歌单里的版本略次)


第七部分:尾声


56. 大港罗门娜——贝多芬《第二十一号钢琴奏鸣曲》“瓦尔德施泰因”第一乐章


57. 忠贞派的流亡——科萨科夫《舍赫拉查达》:辛巴达与大海


58. 第三纪:微光中的纪元——马切罗《双簧管、弦乐和低音连续的D小调协奏曲》第二乐章


59. 尾声:西渡——帕特《镜中之镜》



「音乐剧混剪」bgm dear
完整版地址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9517936
(・∀・)